• <code id="vaskq"></code>

    <var id="vaskq"><ol id="vaskq"></ol></var>
      <code id="vaskq"><ol id="vaskq"></ol></code>
      <div id="vaskq"></div>
      <acronym id="vaskq"><form id="vaskq"></form></acronym>
      <output id="vaskq"></output>
      <output id="vaskq"><legend id="vaskq"><blockquote id="vaskq"></blockquote></legend></output>
      正在閱讀: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首頁> 文化頻道> 人文百科 > 正文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來源:光明網2019-08-01 09:2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題記:兵器最能體現一個民族或一個時代的尚武精神。按照《說文解字》的說法,這個“武”字有兩層含義,一層是止戈為武,另一層就是定功戢兵。“戢兵”就是收藏兵器。

        在海昏侯劉賀的大墓中,位于回廊形藏槨西部有一處武庫,面積與糧庫差不多,從這里出土了一批刀、矛、戈、戟、劍、弩、盾等兵器;在主槨室中出土了專門放置兵器的儀仗架;在出土的漆木器中,有不少漆劍鞘、漆劍盒、漆弓柲(bì,音必);在出土的玉器中,有大量玉劍格、劍璏、劍珌(bì,音必)、劍首;在出土的車馬器中,有承弓器等安放兵器的部件。由此可知,劉賀生前離不開兵器,死后用兵器陪葬。盤點劉賀墓中的這些兵器,可以清楚地看到西漢中期的政治、軍事、經濟、科技、文化等多方面的狀況,對于研究那個時代的尚武精神和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一、劉賀墓中為什么會有相當數量的兵器?

        說到兵器,自然離不開戰爭。只有在戰爭的環境下國家和軍隊才大量制造和使用兵器;同時也只有在戰爭年代激發出的尚武精神,才促使官府、貴族以及民間重視收藏兵器。劉賀生活的時代,雖然遠離了漢高祖劉邦時期的楚漢戰爭,也遠離了漢武帝劉徹時期與匈奴的連年戰爭,但是天下并不太平。從漢昭帝劉弗陵到漢宣帝劉病已,大大小小的對內對外戰爭不斷,其中最著名的戰爭有:

        1.大敗匈奴騎兵——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劉賀11歲時,匈奴騎兵進攻代郡,擒殺了代郡都尉。第二年匈奴單于又出動2萬騎兵分四路進攻漢邊境。漢昭帝決定迎戰,漢軍奮起將匈奴兵擊敗,斬殺匈奴9000余人,俘虜匈奴甌脫王,漢軍無亡。

        2.漢征烏桓之戰——烏桓位于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等郡之塞外,隨著烏桓部落力量的增強,開始襲擾漢東北邊境。元鳳三年(公元前78年),劉賀14歲時,漢昭帝拜范明友為度遼將軍,統帥2萬多騎兵出塞,向烏桓進擊,斬殺烏軍6000余人,并殺掉了三個王,勝利而歸。

        3.襲擊匈奴戰略縱深——本始二年到本始三年(公元前72年到公元前71年),劉賀大約20歲時,剛剛繼位的漢宣帝決定出兵襲擊匈奴,以援救與漢朝和親的西域烏孫國。漢軍出動騎兵16萬,與烏孫國騎兵5萬,聯合起來,分五路深入匈奴境內1200~1600余里,使匈奴遭到重大打擊(圖1)。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

        4.安撫南、北匈奴之戰以及漢匈郅(zhì,音至)支戰役——地節三年(公元前67年),劉賀25歲時,在漢軍的不斷打擊下,匈奴徹底分裂,5個單于互相拼殺,火并為呼韓邪單于和郅支單于,后來形成南匈奴和北匈奴,他們分別與漢朝和親。不過,在漢宣帝病逝后,郅支單于立即反叛,殺害漢使數以百計。漢元帝建昭三年(公元前36年),西域都護副校尉陳湯率漢軍騎兵4萬人,聯合西域15國之軍,兵分兩路進擊郅支城,發動了漢匈郅支戰役。破城后斬殺郅支單于、閼(yān,音煙)氏、太子、名王以下1500多人,生俘140多人,其余1000多人皆向漢軍投降,取得全殲郅支單于所部的勝利(圖2)。這是一次標志性勝利,至此,漢匈百年大戰宣告結束。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2

        5.平定羌族部落叛亂——神爵元年至神爵二年(公元前61~60年),劉賀32歲左右時,今甘肅、青海等地區的羌部落首領聚會,結成聯盟。他們聯合匈奴,妄圖脫離漢朝,武裝叛亂。漢宣帝派遣年逾70歲的老將趙充國,采取分化瓦解、孤立頑敵、打擊首惡、恩威并加的策略,歷時兩年,徹底平定了羌族部落的叛亂。

        這些都說明,劉賀一生都在經歷著各種戰爭,整個社會充滿著尚武精神。那時,人們崇尚的大英雄是衛青、霍去病、李廣、周亞夫等名將;一般士兵解甲歸田后享受免除六年或十二年徭役的權利;就連辭賦大師司馬相如少時也是“好讀書,學擊劍”,還曾侍從漢武帝格殺猛獸;大文學家東方朔也是“十三學書,十五學擊劍,十九學孫吳兵法”;就連大史學家司馬遷也能領兵打仗,“奉使西征巴蜀以南略邛、笮,昆明”。

        什么是尚武精神呢?東漢的許慎在《說文解字》中引用楚莊王對“武”字的解釋:“夫武,定功戢兵。故止戈為武。”這里的“戢”是指“載戢干戈”,即收藏兵器。而“武”的本意,就是指平定戰亂、止息戰爭、收藏兵器、維持和平。

        漢朝初期國家建立的戰時體制雖然已經逐步松弛下來,但是長期戰爭中遺存的大量兵器并沒有集中銷毀,它們或集中存放在中央和各郡、國的武庫中,或廣泛散落在民間,具有尚武精神的老百姓持有刀、劍、弓、弩、棍、槍等,在西漢時期是合法的,更不用說各路諸侯擁有的兵器。近年來考古發掘的漢代高等級墓葬,如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河北滿城漢墓、長沙馬王堆漢墓、廣州南越王漢墓等,都有數量不等的兵器出土,就是明顯的證明。因此,劉賀大墓中藏有相當數量的兵器,不足為奇。

        二、海昏侯墓葬中有哪些主要兵器?

        秦漢時期的冷兵器可以分為遠射兵器、格斗兵器和衛體兵器。遠射兵器包括弓、弩、箭,后來還有投石機等;格斗兵器也叫長兵器,包括矛、戈、戟、鉞、殳、鈹等;衛體兵器包括短兵器,即刀、劍、匕首等,也包括防身的甲、盾等。按照這樣的劃分,可將海昏侯墓出土的兵器梳理如下:

        第一類是遠射兵器——弓、弩、箭。

        先說弓。弓是拋射兵器中最古老的一種彈射武器。它由富有彈性的弓臂和柔韌的弓弦構成,當把拉弦張弓過程中積聚的力量在瞬間釋放時,便可將扣在弓弦上的箭或彈丸射向遠處的目標。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3

        海昏侯墓中雖然未見到完整的弓,但卻出土了柲(bì,音必)(圖3)。這個柲字有兩種解釋:一種是指古代兵器的杖桿;一種是指是盛放、保護弓的器具,類似不規則的木頭盒子。海昏侯墓出土的這件弓柲彩繪髹漆,精美異常,相應地,放置在其中的弓也應該是非常珍貴的。不過,弓是由竹木制作的,弦是絲麻或皮條制作的,它們埋在地下兩千多年必然腐朽,難覓蹤跡。另外,在海昏侯墓甬道兩側的車馬庫中,出土了一組承弓器(圖4)。這種承弓器造型獨特,是固定在車廂前面的一個部件,專門用于放置弓弩一類的兵器。秦始皇陵銅馬車陪葬坑出土的一號車上,馭手左下側就有一對承弓器,上面放著弓弩(圖5),既便于隨時拿起射箭,又不易在顛簸時滑落。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4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5

        由于弓是一種利用彈力射出弦上的箭,遠距離殺傷敵人的武器,因此弓本身的彈力大小至關重要。原始社會人類為狩獵獲取食物,將樹枝、竹棒彎起來再與繩索等繃緊而制成“弦木為弧”的單體弓,彈力很小,彈射距離有限。商代已使用由兩層材料黏合而成的合體弓。到春秋戰國的時候,制弓的技術已經規范化,選用上好的干(竹、木)、角、筋、膠、絲、漆六種材料,制成復合弓,彈力大大增加,有的弓長達1.3米。漢代時,從有利于實戰出發,制造出許多適用于步戰、水戰、騎戰的弓,著名的有虎賁弓、雕弓、角端弓、路弓、強弓等。那時人們以斤為單位劃分弓的彈力,“上力挽一百二十斤,……中力減十之二三,下力及其半。”此外,射為六藝之一,人們視射技為一門高超的藝術,特別是貴族待客,普遍流行射禮,使用的弓不僅彈射力強,而且裝飾著銅箍、玉角等,十分精致美觀。

        再說弩。弩是中國古代用來射箭的一種兵器,它是在弓的基礎上改進而來,成為一種帶有控制裝置、可待機發射的遠射兵器。弩的構造是由弩弓、弩臂、弩機三部分組成(圖6)。弩弓、弩臂一般是用竹木制成,而弩機則由銅或鐵制成。弩的核心部件是弩機,其結構包括望山(瞄準器)、懸刀(扳機)、鉤心和兩個將各部件組合成為整體的鍵。由于弩將張弦裝箭和縱弦發射分解為兩個單獨動作,不需要在張弦的時候進行瞄準,因此命中率比弓大大提高。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6

        海昏侯墓出土了一件漆弩,長約60厘米,寬約12厘米,重約1.1公斤。通體髹黑漆,弓臂缺失,僅剩前端承弓臂的含口。后端鏤空,是安裝銅廓弩機的位置。銅廓上下可見望山、懸刀、鉤心藏于其內。木臂外兩側可見兩枚青銅鍵,前一枚用于固定鉤心,后一枚用于固定懸刀和望山。弩臂上有箭槽,中部的兩側略微向內凹陷,前部近含口處有一個穿透的橫長方形耳孔,用于縛弓,耳孔的后方左右對稱各有一塊長條形小凸起,后部近弩機兩側下有半月形的拿手眼,其中一側拿手眼內有四個紅漆圓點(圖7)。可以說,這是一件非常精致的弩。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7

        史料記載,漢代軍隊在與匈奴的作戰中,注重強弓勁弩,在雙手張弦的擘張弩以及手、足共同張弦的蹶張弩的基礎上,發明了用兩腿和腰部張弦的腰引弩,漢代畫像石上就有使用腰引弩的形象(圖8)。這種弩在望山上加刻分度,使射程不斷增加,威力更加強大。弩以石作為彈力的單位,分為一、三、四、五、六、七、八、十石等。據漢簡記載,三石弩的射程能達到189米,四石弩的射程能達到252米。而威力最大的是十石大黃弩,《史記·李將軍列傳》里描述為“角弩,色黃而體大”。居延漢簡有“大黃力十石弩”的記錄(圖9)。漢代一石約30公斤,大黃弩拉力的最低標準當為300公斤,這么大的力道,不可能一個人拉開的,應當由多人來操作。據后世的考證估算,它的射程能達到400米左右。據說能夠以矛為箭,還可以連放數箭。為此,漢軍中組成了以弩手為主的步兵兵團,同時設置了“強弩將軍”一職統帶。正是依靠這支強大的弓弩部隊,漢帝國在與匈奴的作戰中不僅逐漸掌握了主動權,而且經過三次遠征,最終讓匈奴不敢在漠南停留。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8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9

        最后說說箭。有弓弩必有箭,使用弓弩的最終目的是將箭射向敵人。海昏侯墓中出土的箭很不完整,只剩一些殘破銹蝕的箭頭,而箭桿、箭羽均已腐朽殆盡(圖10)。箭,又名矢,是借助于弓、弩,靠機械力發射的具有鋒刃的遠射兵器。因其彈射方法不同,分為弓箭、弩箭和摔箭。弓箭較長,約為70厘米左右;弩箭較短,約在50~60厘米上下。箭頭,又名箭鏃,多為銅或鐵制,頭銳而底豐,式樣主要有三菱形、三角形、圓錐形等。箭一般成束地放在箭囊中,箭囊挎在腰間或掛在戰車上,也可以擺放在兵器架上。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0

        值得一提的是,漢代在使用傳統的銅箭鏃(箭頭)的同時,也廣泛使用鐵箭鏃。西漢時期鑄造的鐵箭鏃主要有四種類型:一是鏃體呈圓柱形,前端呈四棱形,然后收聚成尖鋒,鏃頭長僅1.4厘米,后接圓鐵鋌,系用鑄鐵固體脫碳鋼或中碳鋼制成;二是鏃體鋒端呈三角形,后附長鋌;三是鏃端伸出三翼成尖鋒;四是鏃端三翼前伸,形成三叉狀鏃鋒(圖11)。這充分說明,漢代注重把高科技首先應用于武器裝備,應用于戰爭。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1

        第二類是格斗兵器——矛、戈、戟。

        先說矛。矛是我國最古老的兵器之一,從原始社會的石矛一直到商周時期的青銅矛、秦漢時期的鐵矛,經歷了漫長的戰爭風雨,歷久不衰。矛是一種直刺、扎挑和投擲的長柄格斗兵器,又稱“鏦”、“鍦”、“鋌”。由于構造簡單,制作容易,矛頭鋒利,殺傷力大,所以在冷兵器時代,一直是軍隊裝備的主要兵器之一。西漢時騎兵是軍隊與匈奴作戰的主要兵種,出現了專供騎兵使用的長矛,叫矟(shuò,音漱),全長可達一丈八尺,約合現代的4米多。海昏侯墓出土的一件矛頭,通長19厘米,刃長9.7厘米,重110克。此矛呈窄長柳葉形,脊略微凸起,素面。矛經過后來的改進,發展成為“百兵之王”的槍和“橫掃千軍”的槊。

        西漢時期軍隊裝備的矛,不僅矛頭使用鐵制,分為短葉矛和長葉矛兩種形制,而且矛的柄(也叫柲,俗稱杖桿)也有很大改進。海昏侯墓武庫中出土的一件杖桿(圖12),長93厘米,寬4厘米,重1085克,木胎,髹黑漆,剖面近圓形,通體浮雕龍形裝飾,部分區域刻繪有虎形圖案。據《漢書·武五子傳》記載,昌邑王劉賀當初在赴京典喪途中,“賀到濟陽,求長鳴雞,道買積竹杖”。很多人不解,為什么就要當上皇帝的劉賀,還在路上購買積竹杖這類不相干的東西?原來,積竹杖也叫積竹柲,是制作矛、戈、戟等格斗兵器杖桿的材料。它是以一圓形或棱形的長棗木桿為桿芯,以部分甚細的長竹篾片(16片或更多)緊包在桿芯周圍,再用絲繩和藤條將其緊緊捆扎牢固,外表加髹色漆。這種積竹杖剛柔相濟,輕便應手,既堅固又不易折斷,屬于杖桿制作的先進工藝,用在矛、戈、戟類武器上最為適合。古代“國之大事,在祀在戎”,原來,劉賀在路途上思考的竟然是國家大事!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2

        再說戈。海昏侯墓中的青銅戈,長34.2厘米,重377克,出土時已經斷為三截,但依然可以見到戈刃兩面非常鋒利(圖13)。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3

        戈是我國古代特有的一種木柄曲頭兵器,其出現的歷史僅次于矛。戈最適于勾、啄、掃和劈擊,曾被列為車戰中的五大兵器之首,所以常作為兵器的統稱。《考工記》中對戈頭各部分的尺寸有明確的規定。戈的形狀最初大體呈扁平的曲尺形,后來發展成略近似“丁”字形,其內刃用于勾割,外刃可以推杵,而前鋒可以用來啄擊對方。漢代戈的柄也用積竹杖制作,長短視用途而異。步兵單手所持的戈柄較短,一般1米左右。戰車兵使用的戈柄很長,最長的超過3米。秦漢以后,隨著兵器和戰術的發展,戈在戰爭中被逐漸淘汰,但一直保留在儀仗中使用。在古代,戈和干合稱“干戈”,是各種兵器的統稱,許多成語都是由此而生,如大動干戈、反戈一擊、金戈鐵馬、止戈為武、化干戈為玉帛、枕戈待旦等等。而漢字中許多與戰爭殺戮有關的字,如戰、戎、戲、戛、戧、戟、戢、戠、戮、戡、武等,也與戈有關。這些由戈組成的文字已融入到中華民族的文化之中。

        最后說說戟。戟是我國古代“五兵”之一,由勾擊的戈和直刺的矛構成,當然也有個別多戈而無矛的戟。戟兼有戈與矛的兩種優勢,在車戰和步戰中的格斗力量最強。據《漢書·霍光金日磾傳》記載,劉賀被廢時,在未央宮承明殿里“侍御數百人皆持兵,期門武士陛戟,陳列殿下”。說明當時戰斗力最強的皇家禁衛軍,裝備的主要兵器是戟。

        由于戟是由戈與矛結合而成的兵器,因此有戈、矛分鑄聯裝的戟,也有戈、矛一次性渾鑄的戟。特別是分鑄聯裝的戟,如果與杖桿分離,就變成了戈與矛。這種現象在考古中屢見不鮮,如不仔細分辨,很容易誤把戟當作戈與矛。戟可分為騎兵使用的馬戟、戰車兵使用的車戟和步兵使用的手戟、短戟和雙戟(雙手各持一戟)。手戟最短,車戟最長,馬戟短于車戟而長于短戟。

        第三類是衛體兵器——刀、劍、盾。

        先說刀。刀是古代用于劈砍的單面側刃格斗兵器,被譽為“百兵之膽”,是人們必備的武器之一。海昏侯墓的主棺中,出土了一把環首刀,刀形直體長身、短柄。柄與刀身之間沒有明顯的界限。刀柄首端部制成扁圓形,因而得名。西漢時期的環首刀一般都是鋼刀,只有王公貴族才使用。

        刀與劍的區別在于刃,雙面刃為劍,單面刃為刀。古時士卒短兵相接,以用刀者為多。舞起刀來,刀風呼呼,寒光逼人,只聞刀風,不見人影,勇猛威武,雄健有力。這種“猛虎般”的風格,是由刀的構造和技法決定的。單刀由刀尖、刀身、刀刃、刀背、護手(刀盤)、刀把等組成。刀尖、刀刃為最鋒利部位,主攻;刀身、刀背為寬厚堅固部位,主防。用刀的技法包括劈、砍、刺、格、扎、撩等動作,幅度較大,必須練就各種身法、步法、眼法、臂法。古時將士把熟練地使用刀,視為一項基本功,最能顯現其功力。

        再說劍。古代的劍,被譽為“百刃之君”。海昏侯墓出土的青銅劍和鋼鐵劍,多達49件,其中絕大部分是貴族使用的玉具劍,劉賀主棺中出土的兩把玉具劍,劍柄上還纏繞著金絲(圖14)。其中的一把劍長68.5厘米,重1129克,脊呈直線,斜從而寬,前鍔收狹,十分銳利,劍格作倒“凹”字形,圓莖上有兩道箍,圓形劍首,素面,精美異常。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4

        劍,屬于雙刃短兵器,尖端為鋒,既可橫斬,又能直刺,還可以投擊,應用十分廣泛。金屬劍最早出現在殷商以前。春秋戰國時,佩劍之風開始盛行,一直延續到秦漢。佩劍除了作為格殺的兵器、練武的器械外,還被作為僧、道的法器,風雅的佩飾,權力的象征,以及禮儀等級的標志。

        海昏侯墓還出土了一批與劍相配套的劍鞘與劍盒,由于腐蝕、殘損嚴重,數量不明,經辨別達到二十余件。形制包括:①龍形劍盒。整體呈龍形,刻繪有龍首、龍身、龍足等部分(圖15)。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5

        殘為7段,表髹黑漆,用紅漆繪龍鱗。長46厘米,寬8厘米,重3035克。②彈簧劍盒。木胎,殘為四段,通體髹黑漆,長65.5厘米,寬6.5厘米,重1960克。最為奇特的是劍盒內嵌有一金屬制彈簧,顯然是為了把劍固定在盒內,而使用時又能很方便地取出(圖16)。③竹皮劍鞘。竹胎,通體髹黑漆,剖面呈圓形,可見數個竹節。長78厘米,寬3厘米,重590克。④木質漆皮劍鞘。木胎,通體髹黑漆,剖面呈棱形,兩側中間各有一條脊,長51厘米,寬5.5厘米,重165克(圖17)。漢代木質劍鞘一般不是用兩片木塊黏合做成,而是用選擇的上等木料,整木掏挖而成,因此歷經2000余年而不散開,顯示了極高的手工藝水平。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6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7

        最后說說盾。在兵器中也叫牌或擋箭牌,是唯一的防御性武器。古代的盾一般用皮革、木材、藤條、金屬制成,形式多樣。先秦時期稱小盾為“干”,稱中盾為“瞂”(fá,音伐),稱大盾為“櫓”,盾是其通稱。在海昏侯墓中出土了40件漆盾,上面的漆書銘文,記錄了制作用料、成本價值和制作時間與數量等(圖18)。從簡短的文字中可知,它們的名稱叫“丹畫盾”。丹,是指用紅漆作為盾牌的主色調;畫,是指在盾牌上面用黑漆和白漆勾勒出紋飾,即用漆作畫。正反畫面不同,內容主要是虎、豹、龍等動物。這些“丹畫盾”都是由藤或木或皮革做成的,經過兩千多年的浸泡,藤、木、革腐爛殆盡,只剩下薄薄的漆膜。經過專業考古工作者細心修復,使人們可以窺見二千多年前“丹畫盾”的真容。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8

        仔細觀察殘存的漆盾碎片(圖19),可以初步判斷出海昏侯墓中的這批漆盾的形狀,屬于秦漢時期流行的凸字盾,即整個盾牌上小下大,好似一個“凸”字。而盾牌正面中央有一條向上凸起的脊,脊的左右兩側對稱,如坡狀伸向邊緣,形成兩道雙弧曲線。背面中軸線上,有一握手。這種凸字盾的優點是,可以將正面射來的箭沿雙弧曲線自然地分向兩邊,也可以將正面剌來的劍沿雙弧曲線順勢擋向旁邊,從而實現有效地防護。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19

        三、劉賀墓室中兵器的擺放意味著什么?

        在海昏侯劉賀墓的主槨室中,出土了木制的儀仗架,雖然已經腐朽散落,但仍可準確地判斷是陳列兵器用的漆木架。這種以木架陳列兵器的形式最早出自于軍隊,士兵們在宿營休息時,把作戰用的各種武器包括旗幟、鳴金、建鼓等,有規則地擺放在特制的木架子上,便于存取。后來,又在指揮作戰的軍帳門口兩邊,專門設置這種兵器架,以充分展示軍隊武器精良、訓練有素、法度嚴整、威武有序、整齊劃一。因此這種專門陳放兵器的儀仗架很快從軍營傳到皇宮王室、諸侯之家、郡府縣衙,起到威嚴、肅穆,迎賓、送客的作用。

        那么,劉賀時代的儀仗架又是怎樣放置兵器的呢?漢代畫像石中有一幅作戰圖(圖20),圖的左邊是兩軍交戰,右邊是指揮官正在聽取戰報,發出戰斗的命令,而右下角就有一個儀仗架。架子上有兩件兵器:一件是戈,一件是鉞,是指揮官專用的兵器。由此可知,儀仗架是橫放的,而兵器則是豎著插在儀仗架上的。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20

        還有一幅漢畫像石,表現的是準備打仗的情景,包括修理盾牌、飼養馬匹、制作弩床、準備壯行酒等,中間放置著一件儀仗架,上面的兵器從上到下依次是三頭叉、戟、矛、環首刀、弓、箭、凸字盾等(圖21)。值得注意的是,這里的儀仗架是豎起來的,而兵器則是一層一層地橫放的。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21

        至于海昏侯劉賀墓中的儀仗架是橫放的還是豎放的,現在難以考證。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上面放置的并不是實用兵器,而是用于儀仗的兵器,絕大部分都是“樣子貨”。這就意味著,當過帝、王的一方諸侯劉賀,死后還要通過享有的儀仗抖一抖往日的威風,擺一擺自己的“架子”。

        四、劉賀墓中的兵器折射出諸侯地位的哪些變化?

        盤點海昏侯墓中的兵器,可以清晰地看到西漢時期諸侯國在封建專制王朝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不斷變化的。

        秦始皇統一中國后,實行廢分封、置郡縣,從根本制度上實現了封建專制的政體。而漢高祖劉邦奪取政權后,實行的是分封制與郡縣制并存的制度。西漢初年,功臣為王者七人,即楚王韓信、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韓王信、趙王張敖、燕王臧荼、長沙王吳芮,史稱“異姓諸王”。他們據有關東廣大區域,朝廷指揮不靈,成為國家統一的隱患。劉邦和呂后采取各種方式,數年間把他們各個消滅。據說,楚王韓信被廢后叫冤說:“狡兔死,走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烹。”

        但劉邦一面消滅異姓王,一面又分封同姓王,還規定“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幾年內陸續封兒子劉肥為齊王、劉長為淮南王、劉建為燕王、劉如意為趙王、劉恢為梁王、劉恒為代王、劉友為淮陽王,又封弟劉交為楚王、侄劉濞為吳王。其目的就是讓這些同姓王作為朝廷的屏藩,鞏固對地方的統治,一旦發生內亂或外患,依靠他們掌握的軍事力量來保衛劉氏江山。因此,這些諸侯王國不僅有自己獨立的地盤,還有自己獨立的軍隊以及獨立的官吏系統,并不完全統屬于帝國。這種情況自從漢文帝初年同姓王聯合朝廷大臣誅滅了諸呂,立有殊功而達到巔峰,以后諸侯王國的政治勢力和軍事勢力更為膨脹。

        到漢景帝時,為了削弱諸侯王國的割據勢力,劉啟采納了晁錯的建議,陸續剝奪了吳王、趙王、膠西王的部分封地。惱羞成怒吳王劉濞打著“清君側”幌子,起兵20萬,聯合膠東王、菑川王、濟南王、濟北王、楚王、趙王等,出兵15萬,共同謀反,史稱“七國叛亂”。漢景帝派太尉周亞夫為統率、大將軍竇嬰等為將領,帶兵30萬大軍迎戰。在昌邑戰役中一舉擊敗吳楚30萬大軍,迅速平定了七國叛亂(圖22)。

      刀光劍影:盤點劉賀墓中的漢代兵器

      圖22

        為了深刻吸取七國叛亂的慘痛教訓,從漢景帝到漢武帝,都采取了許多嚴厲的措施防止諸侯王國擁兵自重,更不允許他們搞武裝割據。其中包括將王國官吏的任免和行政諸權,統由朝廷收回;各王國不得擁有軍隊;設立刺史官,考察國王,有罪狀便奏聞,不法的國王將受到懲罰;允許國王分城邑給自己的子弟,使大王國分裂成許多小王國和侯國,等等。至于對侯國的管理更加嚴格,比如征發國人徭役和賦稅有嚴格的法律規定,既不得“過律”,也不得“擅興”,否則要受到免爵或削封的處分;又如列侯居國,不得擅自逾越國境,更不得與諸侯王私通,否則輕則免爵,重則處死;再如發現私鑄白金、擅發卒為衛、買田宅不法等行為,等同謀反,或免或削甚至處死。列侯的所作所為,不僅受到郡守尉的監督,即使庶民、奴婢,也有權告發。這樣,諸侯王國和侯國的勢力大大削弱,他們在漢代軍事上、政治上的地位隨之變得無足輕重了。(王金中)

        2019年8月1日

        本文摘自王金中著《管窺漢代文明之光——為海昏侯墓出土文物說說話》

        本文參考資料:《史記》《漢書》《中國通史(白壽彝)》《中國戰爭史(武國卿)》《中國軍事學術史(糜振玉)》《中國古代物質文化(孫機)》《漢代畫像與漢代社會(宋艷萍)》《考古2016·7》《文物2018·11》;《南昌漢代海昏侯國考古成果展》展板說明、近期報刊有關新聞報道。

        圖片來源:《五色炫曜》《驚世大發現》展覽、首都博物館網站。

      [ 責編:田媛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習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專家學者座談

      • 良渚遺址考古:向世界實證中華文明五千年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這是8月18日在老撾首都萬象北郊拍攝的“和平列車—2019”人道主義醫學救援聯合演訓活動全流程聯合演練現場。當日,中國—老撾軍隊“和平列車—2019”人道主義醫學救援聯合演訓活動暨醫療服務活動在老撾首都萬象北郊開展全流程聯合演練。
      2019-08-20 10:56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那些花兒”創意工作室,李虹展示“永生花”創意產品。新華社記者 趙丹惠 攝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橋西區李虹經營的花店內,工作人員在給小朋友介紹“永生花”創意產品。
      2019-08-20 08:56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郭氏鐵板浮雕”工作室,父親郭海博幫助女兒郭墨涵進行鐵板浮雕創作。新華社記者 趙丹惠 攝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郭氏鐵板浮雕”工作室,郭墨涵展示自己創作的鐵板浮雕作品。
      2019-08-20 08:53
      8月17日,在即墨古城內,一名小朋友與人扮機器人互動。近期,山東省即墨市啟動為期130天的“悅即墨·夜古城”夜經濟主題活動,借助2019即墨古城民謠季、青島國際啤酒節即墨古城會場以及非遺展演、古城燈光秀和地方美食展示等活動,向游客和市民展示夜古城的獨特魅力。
      2019-08-20 08:51
      8月17日,在重慶西客車整備所,調車員聶鑫磊在確認行車信號。重慶西客車整備所的工作人員不畏酷暑,堅守崗位,用汗水和辛勞,保障客車運行安全。重慶西客車整備所的工作人員不畏酷暑,堅守崗位,用汗水和辛勞,保障客車運行安全。
      2019-08-20 08:49
      人們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文化瑤山祭壇遺址參觀(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博物院,觀眾參觀良渚文化遺址出土的玉璧(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這是良渚古城外圍水利工程——老虎嶺水壩遺址(6月22日攝)。
      2019-08-20 08:47
      8月18日,洪口鄉莒洲村村民在霍童溪表演四人同時駕馭一根木頭的“獨木沖浪”絕技。當日,在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洪口鄉大道頭村,數名村民手執竹篙,腳踩竹木,沿著霍童溪繞礁劈浪,順流而下,展示“獨木沖浪”絕技。
      2019-08-20 08:47
      8月19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當地民眾在街頭慶祝獨立日。阿富汗當天迎來獨立100周年紀念日,阿民眾紛紛走上街頭慶祝這一節日。
      2019-08-20 08:44
      8月19日,在老撾北部城市瑯勃拉邦附近,救援人員在事故現場附近工作。據來自中國駐老撾使領館的消息,一輛載有40多名中國游客的大客車19日下午在從老撾首都萬象駛往北部城市瑯勃拉邦途中發生嚴重車禍,造成人員傷亡。
      2019-08-20 08:41
      8月17日,一架小型飛機在克羅地亞拉夫納戈拉附近迫降。當日,一架小型飛機緊急迫降在連接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和里耶卡的高速公路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當日,一架小型飛機緊急迫降在連接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和里耶卡的高速公路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2019-08-20 08:39
      2019年8月1日,在坦桑尼亞桑給巴爾,中國第29批援桑給巴爾醫療隊員林小俊(右)與當地醫院的醫生一起為白內障患者伊薩·哈米斯·伊薩做手術。新華社發(讓·皮埃爾·科普索攝)  這是中國第21批援突尼斯醫療隊隊員在突尼斯西迪·布濟德省下鄉義診的資料照片。
      2019-08-20 08:38
      8月18日,中國·成都2019第十八屆世界警察和消防員運動會(簡稱“世警會”)在成都閉幕。本屆世警會共設60個比賽項目,包括成都主賽場56個,美國分賽場4個,來自全球80個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的近萬名警察、消防員參加了本屆世警會。
      2019-08-19 10:46
      18日,世界海拔最高的大型綜合海洋館在高原古城西寧正式對外開放,開館當天就吸引了8000多市民前來觀賞。西寧海洋世界科普館位于青海省西寧市多巴新城,海拔2261米,面積2.8萬平方米,是一座集展示、科普、娛樂為一體的綜合性科普場館。
      2019-08-19 09:41
      8月16日晚,演員在重慶渝北藝術歡享夜市集上表演舞蹈。近年來,山城重慶通過科學規劃布局夜市街區、開展夜市文化節活動、完善夜市配套設施等舉措,加快夜市改造提升,鼓勵引導夜市消費,大力發展夜間餐飲、旅游、體育健身、文化娛樂活動等,滿足市民和游客多元化消費需求,增強夜市消費活力,豐富夜經濟文化內涵,打造夜市品牌,重慶“夜經濟”蓬勃發展,活力十足。
      2019-08-19 09:34
      8月18日,洪口鄉莒洲村村民在霍童溪表演四人同時駕馭一根木頭的“獨木沖浪”絕技。當日,在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洪口鄉大道頭村,數名村民手執竹篙,腳踩竹木,沿著霍童溪繞礁劈浪,順流而下,展示“獨木沖浪”絕技。
      2019-08-19 09:29
      德國聯邦政府舉辦開放日活動
      2019-08-19 08:50
      第二屆全國青年運動會閉幕式舉行
      2019-08-19 08:48
      福建寧德:“獨木沖浪”秀絕技
      2019-08-19 08:47
      夜經濟 潮生活
      2019-08-19 08:46
      留守兒童“圓夢”北京
      2019-08-19 08:45
      加載更多
      成人免费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