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vaskq"></code>

    <var id="vaskq"><ol id="vaskq"></ol></var>
      <code id="vaskq"><ol id="vaskq"></ol></code>
      <div id="vaskq"></div>
      <acronym id="vaskq"><form id="vaskq"></form></acronym>
      <output id="vaskq"></output>
      <output id="vaskq"><legend id="vaskq"><blockquote id="vaskq"></blockquote></legend></output>
      正在閱讀: 《紅樓夢》英譯品讀 (一)
      首頁> 文化頻道> 人文百科 > 正文

      《紅樓夢》英譯品讀 (一)

      來源:中國網2019-05-15 15:36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紅樓夢》作為中國文學的代表作能夠走向世界,為西方讀者所了解,主要歸功于四位譯者:大衛·霍克斯、約翰·閔福德和楊憲益、戴乃迭。前兩位是師生兼翁婿,后兩位則是夫妻。這兩對組合分別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將《紅樓夢》譯成英文,讓外國讀者能夠走進大觀園,一窺這座奇偉瑰麗的文學寶庫。

        霍克斯是英國人,漢學家,1948年-1951年曾就讀于北京大學,回國后任教于牛津大學中文系。1970年,霍克斯開始翻譯《紅樓夢》。這是一項開天辟地的工程,為此,霍克斯辭去了牛津大學中文系的教職,全心全意地投入了翻譯工作,直到1980年,才將《紅樓夢》的前八十回(曹雪芹著)譯竟出版。曹雪芹寫作《紅樓夢》,“披閱十載,增刪五次”;霍克斯翻譯《紅樓夢》,同樣歷時十年。曹雪芹為寫《紅樓夢》,貧困潦倒,舉家食粥;霍克斯為譯《紅樓夢》,一度生活窘迫,曾經想找一個送牛奶的工作貼補家用,當店老板得知他是牛津大學的教授,卻以“學術背景過高,不適合此項工作”為由婉拒了他。看來,成就大事者,必經艱苦磨礪,古今同理,中外皆然。

        翻譯《紅樓夢》,困難重重。首先遇到的障礙就是“甄(真)”與“賈(假)”、夢境與現實以及大量隱喻、諧音的處理。《紅樓夢》雖然是文學創作,但所記之事,不僅是作者親身經歷,而且又有很多情節涉及到皇家,因此,作者不得不隱去真名,借女媧補天的故事,引出通靈寶玉的前世今生。曹雪芹在小說中反復使用寫“夢”的手法,拉開故事情節與現實生活的距離,同時,又用大量的隱喻、暗示,包括人名和地名的諧音,將故事與真實聯系起來。書中第一回甄士隱在夢中見到“太虛幻境”石牌坊上的一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Truth becomes fiction when the fiction's true, Real becomes not-real when the unreal's real.—霍克斯譯 When false is taken for true, true becomes false; If non-being turns into being, being becomes non-being.—楊憲益譯)”,似乎也是在提示讀者書中真實與虛構的復雜關系。

        《紅樓夢》第一回:

        當日地陷東南,這東南一隅有處曰姑蘇,有城曰閶門者,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這閶門外有個十里街,街內有個仁清巷,巷內有個古廟,因地方狹窄,人皆呼作葫蘆廟。廟旁住著一家鄉宦,姓甄,名費,字士隱。嫡妻封氏,性情賢淑,深明禮義。家中雖不十分富貴,然本地便也推他為望族了。因這甄士隱稟性恬淡,不以功名為念,每日只以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為樂,倒是神仙一流人品。只是一件不足:如今年已半百,膝下無兒,只有一女,乳名喚作英蓮,年方三歲。

        這段文字看似平鋪直敘,卻大有深意。《紅樓夢》故事從這里拉開序幕,女媧補天剩下的那塊石頭(賈寶玉)、絳珠仙子(林黛玉)等一批癡男怨女均在這個時候投胎轉世,墜入紅塵,等待他們的是閶門(娼門)、十里街(勢利街)、仁清巷(人情巷)……俱是人間的煩惱苦難的根源。第一個出場的人物姓甄(真)名費(非)字士隱(事隱),既是真又是非,同時,還將“真事隱”了!

        這樣一小段文字,就隱藏著這么多地名人名的諧音和隱喻,霍克斯會怎么處理呢?

        他是這樣翻譯的:Long, long ago the world was tilted downwards towards the south-east; and in that lower-lying south-easterly part of the earth there is a city called Soochow; and in Soochow the district around the Chang-men Gate is reckoned one of the two or three wealthiest and most fashionable quarters in the world of men. Outside the Chang-men Gate is a wide thoroughfare called Worldly Way; and somewhere off Worldly Way is an area called Carnal Lane. There is an old temple in the Carnal Lane area which, because of the way it is bottled up inside a narrow cul-de-sac, is referred to locally as Bottle-gourd Temple. Next door to the Bottle-gourd Temple lived a gentleman of private means called Zhen Shi-yin and his wife Feng-she, a kind, good woman with a profound sense of decency and decorum. The household was not a particularly wealthy one, but they were nevertheless looked up to by all and sundry as the leading family in the neighborhood. Zhen Shi-yin himself was by nature a quiet and totally unambitious person. He devoted his time to his garden and to the pleasure of wine and poetry. Except for a single flaw, his existence could, indeed, have been described as an idyllic one. The flaw was that, although already past fifty, he had no son, only a little girl, just two years old, whose name was Ying-lian.

        霍克斯不愧是一位漢學家,他沒有采用音譯的辦法,而是用轉譯的手法,將“十里街”譯為Worldly Way, 意思是“勢利街”,將“仁清巷”譯為Carnal Lane, 意思是“世俗巷”。無論是什么靈石還是仙草,一旦墮入凡間,等待他們的不就是名韁利索和情怨苦恨嗎?這樣的翻譯,不僅保留了原意,而且還與作者“神合”,殊為不易。當然,也不是每一處諧音、隱喻和游戲筆墨都要直白譯出,如果將“閶門”譯成Brothel Gate,將甄士隱譯成Hidden Truth,反有過分之嫌。

        霍克斯在英譯本的前言中也提到《紅樓夢》中的夢境:The idea that the worldling's ‘reality' is illusion and that life itself is a dream from which we shall eventually awake is of course a Buddhist one; but in Xueqin's hands it becomes a poetical means of demonstrating that his characters are both creatures of his imagination and at the same time the real companions of his golden youth.(佛教認為,一切俗世的“真實”皆為虛幻,人生只是一場終將醒來的夢。在曹雪芹的筆下,佛家的這種觀念卻變成了浪漫的寫作手法,作者年輕時的真實際遇與創作中的虛幻想象有機結合,難分彼此。)

        對于書中的象征、隱喻和諧音,霍克斯是這樣理解的:......but many of the symbols, word-plays and secret patterns with which the novel abounds seem to be used out of sheer ebullience, as though the author was playing some sort of game with himself and did not much care whether he was observed or not.Many such subtleties will, I fear, have vanished in translation.My one abiding principle has been to translate EVERYTHING-even puns. For although this is, in the sense I have already indicated, an ‘unfinished'novel, it was written and rewritten by a great artist with his very lifeblood. I have therefore assumed that whatever I find in it is there for a purpose and must be dealt with somehow or other. I cannot pretend always to have done so successfully, but if I can convey to the reader even a fraction of the pleasure this Chinese novel has given me, I shall not lived in vain.(小說中頗多象征、隱喻及游戲筆墨,應系作者興之所致,信手拈來,仿佛在與自己捉迷藏,至于是否有人觀看,他并不甚在意。但這些微妙含蓄之處,恐怕已在翻譯過程中消失殆盡了。我始終不渝的原則就是“全部”翻譯出來,即使是雙關語也要設法譯出。雖然這是一本未完成的小說,但卻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家用生命之血寫成,所以,我認為小說里的內容,不論是什么,必有其存在的目的,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處理,不能刪減。我不能說自己做得有多么成功,但只要能夠將這本中國小說帶給我的快樂,哪怕是很小的一部分,傳遞給讀者,也算不虛此生了。)

        霍克斯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在語言轉換的過程中,最難處理的就是諧音之類的文字游戲了。英語中也常有這樣類似于腦筋急轉彎的話:He is a man of letters—he works in a post office. 就像中國的歇后語“肚皮上蓋章——印度”一樣,只可意會,一旦轉換成另一種語言,由諧音構成的邏輯與幽默都不復存在了。連霍克斯這樣的大師級譯者尚存遺憾,足見翻譯之難。

        霍克斯花費十年光陰翻譯《紅樓夢》,是中國文學外譯的精品,也是對中國文化的巨大貢獻,功德無量。后學晚輩,茶余飯后,換一種語言品讀紅樓,在兩種文字轉換之間體會語言文化的微妙,偶有心得,與朋友分享,也是人生一大樂趣。(王曉輝)

      [ 責編:宮辭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習近平在甘肅考察調研

      • 良渚遺址考古:向世界實證中華文明五千年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這是8月18日在老撾首都萬象北郊拍攝的“和平列車—2019”人道主義醫學救援聯合演訓活動全流程聯合演練現場。當日,中國—老撾軍隊“和平列車—2019”人道主義醫學救援聯合演訓活動暨醫療服務活動在老撾首都萬象北郊開展全流程聯合演練。
      2019-08-20 10:56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那些花兒”創意工作室,李虹展示“永生花”創意產品。新華社記者 趙丹惠 攝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橋西區李虹經營的花店內,工作人員在給小朋友介紹“永生花”創意產品。
      2019-08-20 08:56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郭氏鐵板浮雕”工作室,父親郭海博幫助女兒郭墨涵進行鐵板浮雕創作。新華社記者 趙丹惠 攝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郭氏鐵板浮雕”工作室,郭墨涵展示自己創作的鐵板浮雕作品。
      2019-08-20 08:53
      8月17日,在即墨古城內,一名小朋友與人扮機器人互動。近期,山東省即墨市啟動為期130天的“悅即墨·夜古城”夜經濟主題活動,借助2019即墨古城民謠季、青島國際啤酒節即墨古城會場以及非遺展演、古城燈光秀和地方美食展示等活動,向游客和市民展示夜古城的獨特魅力。
      2019-08-20 08:51
      8月17日,在重慶西客車整備所,調車員聶鑫磊在確認行車信號。重慶西客車整備所的工作人員不畏酷暑,堅守崗位,用汗水和辛勞,保障客車運行安全。重慶西客車整備所的工作人員不畏酷暑,堅守崗位,用汗水和辛勞,保障客車運行安全。
      2019-08-20 08:49
      人們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文化瑤山祭壇遺址參觀(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博物院,觀眾參觀良渚文化遺址出土的玉璧(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這是良渚古城外圍水利工程——老虎嶺水壩遺址(6月22日攝)。
      2019-08-20 08:47
      8月18日,洪口鄉莒洲村村民在霍童溪表演四人同時駕馭一根木頭的“獨木沖浪”絕技。當日,在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洪口鄉大道頭村,數名村民手執竹篙,腳踩竹木,沿著霍童溪繞礁劈浪,順流而下,展示“獨木沖浪”絕技。
      2019-08-20 08:47
      8月19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當地民眾在街頭慶祝獨立日。阿富汗當天迎來獨立100周年紀念日,阿民眾紛紛走上街頭慶祝這一節日。
      2019-08-20 08:44
      8月19日,在老撾北部城市瑯勃拉邦附近,救援人員在事故現場附近工作。據來自中國駐老撾使領館的消息,一輛載有40多名中國游客的大客車19日下午在從老撾首都萬象駛往北部城市瑯勃拉邦途中發生嚴重車禍,造成人員傷亡。
      2019-08-20 08:41
      8月17日,一架小型飛機在克羅地亞拉夫納戈拉附近迫降。當日,一架小型飛機緊急迫降在連接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和里耶卡的高速公路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當日,一架小型飛機緊急迫降在連接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和里耶卡的高速公路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2019-08-20 08:39
      2019年8月1日,在坦桑尼亞桑給巴爾,中國第29批援桑給巴爾醫療隊員林小俊(右)與當地醫院的醫生一起為白內障患者伊薩·哈米斯·伊薩做手術。新華社發(讓·皮埃爾·科普索攝)  這是中國第21批援突尼斯醫療隊隊員在突尼斯西迪·布濟德省下鄉義診的資料照片。
      2019-08-20 08:38
      8月18日,中國·成都2019第十八屆世界警察和消防員運動會(簡稱“世警會”)在成都閉幕。本屆世警會共設60個比賽項目,包括成都主賽場56個,美國分賽場4個,來自全球80個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的近萬名警察、消防員參加了本屆世警會。
      2019-08-19 10:46
      18日,世界海拔最高的大型綜合海洋館在高原古城西寧正式對外開放,開館當天就吸引了8000多市民前來觀賞。西寧海洋世界科普館位于青海省西寧市多巴新城,海拔2261米,面積2.8萬平方米,是一座集展示、科普、娛樂為一體的綜合性科普場館。
      2019-08-19 09:41
      8月16日晚,演員在重慶渝北藝術歡享夜市集上表演舞蹈。近年來,山城重慶通過科學規劃布局夜市街區、開展夜市文化節活動、完善夜市配套設施等舉措,加快夜市改造提升,鼓勵引導夜市消費,大力發展夜間餐飲、旅游、體育健身、文化娛樂活動等,滿足市民和游客多元化消費需求,增強夜市消費活力,豐富夜經濟文化內涵,打造夜市品牌,重慶“夜經濟”蓬勃發展,活力十足。
      2019-08-19 09:34
      8月18日,洪口鄉莒洲村村民在霍童溪表演四人同時駕馭一根木頭的“獨木沖浪”絕技。當日,在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洪口鄉大道頭村,數名村民手執竹篙,腳踩竹木,沿著霍童溪繞礁劈浪,順流而下,展示“獨木沖浪”絕技。
      2019-08-19 09:29
      德國聯邦政府舉辦開放日活動
      2019-08-19 08:50
      第二屆全國青年運動會閉幕式舉行
      2019-08-19 08:48
      福建寧德:“獨木沖浪”秀絕技
      2019-08-19 08:47
      夜經濟 潮生活
      2019-08-19 08:46
      加載更多
      成人免费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