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vaskq"></code>

    <var id="vaskq"><ol id="vaskq"></ol></var>
      <code id="vaskq"><ol id="vaskq"></ol></code>
      <div id="vaskq"></div>
      <acronym id="vaskq"><form id="vaskq"></form></acronym>
      <output id="vaskq"></output>
      <output id="vaskq"><legend id="vaskq"><blockquote id="vaskq"></blockquote></legend></output>
      正在閱讀: 學界苦出版商久矣? 戰火頻發何時了
      首頁> 文化頻道> 觀察 > 正文

      學界苦出版商久矣? 戰火頻發何時了

      來源:中國青年報2019-04-15 09:11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前沿·聚焦

        學界苦出版商久矣? 戰火頻發何時了

        過去的一個多月,隨著美國最有名的公立大學系統之一——加州大學不斷向國際學術出版巨頭愛思唯爾豎起抵制的大旗,以高校圖書館和科研機構為代表的學術界與出版商之間的戰火再一次燃起。

        今年2月底,來自美國加州大學的一份聲明顯示,該校與愛思唯爾的談判已然破裂,未來將停止繼續向后者付費訂閱。這意味著,這所全球知名大學從此將無法獲取愛思唯爾——這個以《柳葉刀》《細胞》等聞名并擁有2500多種學術期刊的出版商——旗下的期刊論文。

        天生的冤家,就是誰也離不開誰,但又彼此各持立場、頻生摩擦。學術界與出版商之間的關系似乎便是如此:前者不斷探索并拓寬人類對于這個世界認識的邊界,后者則保存并傳播著這些最前沿最精華的知識。兩者本應相互依賴彼此成全,奈何抵不過現實的沖突相愛相殺,甚至為利益“大打出手”。

        早在7年前,一場被稱作“知識的代價”的抵制運動,就將這種現象暴露無遺。后來,這樣的劇情在全球多地不斷上演。而愛思唯爾,也并非這一過程中唯一被指責的出版商。

        不管是中國的知網,還是國際上的施普林格·自然,這些隨著學術興起而日益發展起來的學術出版巨頭,都曾與學術界發生類似的摩擦甚至沖突——

        今年2月以來,不斷發酵的翟天臨學術不端事件,將中國知網再次拉回公眾視野,不少人第一次了解到這家中國最大中文信息知識服務提供商的巨額利潤,并驚呼原來北京大學等國內知名高校的圖書館,也曾因中國知網的訂閱費逐年猛漲而無奈暫停續訂。

        至于施普林格·自然的遭遇,則讓人啼笑皆非。今年1月,該出版商推出一本新刊物,名為《自然·機器智能》,但就在這本雜志誕生之前,就已遭受到全球上千位科學家的“簽名抵制”,抵制者呼吁應該增加更多的“零成本”開放閱讀的期刊。

        戰火頻發的背后,最受詬病的問題可能就是出版商“居高不下的價格”。

        在前不久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愛思唯爾董事長池永碩并未回避這一問題。按照他的說法,所謂“居高不下的價格”,說到底是“學術期刊是不是物有所值”的問題。對學術界里的個體——科研人員來說,他們能意識到這些論文和期刊的價值,然而學術期刊往往是學校、科研機構、圖書館代為訂購,后者可能就很難準確地意識到這些期刊的價值了。

        據他透露,在過去15年里,愛思唯爾出版論文數量的復合增長率是5%,而期刊價格的增長率,則要遠遠低于這個數字。另外,愛思唯爾發布論文的比重,占到全球學術論文的18%左右,但被引用的份額則占到了26%,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論文的質量更高。

        畢竟,從科研人員向學術期刊投稿,再到論文的最終發布,這中間要經過專家審讀、同行評議、對學術成果原創性和發表價值的評估等多個環節,這些幕后工作和由此產生的出版成本并不是廣為人知的。

        更為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大部分的論文都因自身的質量原因而無緣發表。以享譽全球的《細胞》為例,該期刊的拒稿率高達96%,最終能發布的科研成果幾乎無一例外都是頂尖的創新性研究。

        “換句話說,我們的學術期刊是‘物有所值’的——這也是為什么仍有更大部分的科研機構和個體訂閱愛思唯爾的原因所在。”池永碩說。

        2017年,韓國上百所大學和圖書館組成的學術聯盟,在愛思唯爾宣布提高4.9%的期刊價格之后,終于“按捺不住”向愛思唯爾發起“價格談判”。然而,經過一段時間的協商和幾次談判破裂后,學術界最終還是敗下陣來。

        畢竟,要找到可以替代愛思唯爾這樣巨頭級的“學術資源庫”,目前來看還只是“天方夜譚”。

        也因此,在短暫告別出版巨頭的“朋友圈”之后,韓國學術聯盟與愛思唯爾“重新握手”,在2018年年初達成協議,同意3.5%至3.9%的調漲幅度——比愛思唯爾最初提出的4.9%略低一些。說白了,出版商選擇讓出一部分利潤來給學術界,而后者則繼續向前者交付訂閱費。

        按照愛思唯爾的說法,該出版商全球用戶協議超過4000份,每年都要和學術界里的不同客戶“更新合同”。“恰好最近發生的一些談判,顯得更外引人注目。”池永碩說。

        除了價格,另一個被頻頻提及的問題就是現有的期刊獲取模式——

        學術界將研究成果“免費提供”給出版商,后者發表后將成果組成學術期刊,再反過來“賣給”學術界,而學術界及其中的個體科學家并不能從中得到經濟利潤。如果科學家想要自己的作品在出版后立刻“公開獲取”,還要向出版商支付費用。

        “憑什么要這樣?”一些科學家感慨,“學術界苦出版商久矣”,于一些學術機構而言,似乎只能繼續圍著出版巨頭,研究才能做下去,才能得到認可。

        一種被稱作“開放獲取”即Open Access的模式應運而生。

        具體來說可分為兩種,一種是“綠色開放獲取”,費用由讀者支付,付費訂閱的讀者可以在論文發表后立即閱讀付費訂閱,并在一段時間后開放獲取;另一種是“金色開放獲取”,即論文在發表那一刻就是對外公開的,但由作者付費發表。

        此前傳出愛思唯爾“反對”開放獲取的說法,池永碩并不認同。他說,愛思唯爾并不抵觸開放獲取,但一些學術界人士希望從“綠色開放獲取”快速轉向“金色開放獲取”,雙方討論的焦點主要在于轉變的速度和方式。

        對出版商來說,這意味著他們的商業模式將改變,從向讀者收費轉向作者收費。

        不過截至目前,出版商中最負盛名的期刊如《自然》和《科學》,仍然是向讀者收費。另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盡管“金色開放獲取”的呼聲很高,不過從全球范圍的學術出版統計來看,截至目前,85%的科研作者依然是選擇傳統的訂閱模式來發表論文。

        池永碩告訴記者,要實現快速轉變,短期內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如果學術界能夠分攤一部分費用,愛思唯爾樂意嘗試,但由愛思唯爾獨自承擔轉變中所有費用,則是欠妥的。

        當下的中國,也出現了呼吁“金色開放獲取”的聲音,但也有一些人認為“綠色開放獲取”是現階段各方都能接受的“折中”方案。

        池永碩說,作為出版商,愛思唯爾對于“綠色”和“金色開放獲取”沒有偏好,他們是根據科研人員的偏好做出決策。從2014年起,愛思唯爾已開始和40多家機構陸續簽訂協議,這家出版商目前也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金色開放獲取”的出版商之一。

        “截至目前,中國相關部門和科研機構都尚未作出最終決定,我們非常注意傾聽來自各利益相關方的討論,希望了解他們(學術界)真正的需求。”池永碩說。

        不過,不管學術界最終作出哪種選擇,與出版界達成何種協議,一個共識是肯定的,那就是屬于全人類的前沿知識要不斷開放共享。正如加州大學教師學術理事會主席羅伯特·梅所說:“知識不應該只提供給那些具備支付能力的人。”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邱晨輝 來源:中國青年報

      [ 責編:宮辭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習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專家學者座談

      • 良渚遺址考古:向世界實證中華文明五千年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這是8月18日在老撾首都萬象北郊拍攝的“和平列車—2019”人道主義醫學救援聯合演訓活動全流程聯合演練現場。當日,中國—老撾軍隊“和平列車—2019”人道主義醫學救援聯合演訓活動暨醫療服務活動在老撾首都萬象北郊開展全流程聯合演練。
      2019-08-20 10:56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那些花兒”創意工作室,李虹展示“永生花”創意產品。新華社記者 趙丹惠 攝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橋西區李虹經營的花店內,工作人員在給小朋友介紹“永生花”創意產品。
      2019-08-20 08:56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郭氏鐵板浮雕”工作室,父親郭海博幫助女兒郭墨涵進行鐵板浮雕創作。新華社記者 趙丹惠 攝  8月19日,在石家莊市“郭氏鐵板浮雕”工作室,郭墨涵展示自己創作的鐵板浮雕作品。
      2019-08-20 08:53
      8月17日,在即墨古城內,一名小朋友與人扮機器人互動。近期,山東省即墨市啟動為期130天的“悅即墨·夜古城”夜經濟主題活動,借助2019即墨古城民謠季、青島國際啤酒節即墨古城會場以及非遺展演、古城燈光秀和地方美食展示等活動,向游客和市民展示夜古城的獨特魅力。
      2019-08-20 08:51
      8月17日,在重慶西客車整備所,調車員聶鑫磊在確認行車信號。重慶西客車整備所的工作人員不畏酷暑,堅守崗位,用汗水和辛勞,保障客車運行安全。重慶西客車整備所的工作人員不畏酷暑,堅守崗位,用汗水和辛勞,保障客車運行安全。
      2019-08-20 08:49
      人們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文化瑤山祭壇遺址參觀(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博物院,觀眾參觀良渚文化遺址出土的玉璧(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這是良渚古城外圍水利工程——老虎嶺水壩遺址(6月22日攝)。
      2019-08-20 08:47
      8月18日,洪口鄉莒洲村村民在霍童溪表演四人同時駕馭一根木頭的“獨木沖浪”絕技。當日,在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洪口鄉大道頭村,數名村民手執竹篙,腳踩竹木,沿著霍童溪繞礁劈浪,順流而下,展示“獨木沖浪”絕技。
      2019-08-20 08:47
      8月19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當地民眾在街頭慶祝獨立日。阿富汗當天迎來獨立100周年紀念日,阿民眾紛紛走上街頭慶祝這一節日。
      2019-08-20 08:44
      8月19日,在老撾北部城市瑯勃拉邦附近,救援人員在事故現場附近工作。據來自中國駐老撾使領館的消息,一輛載有40多名中國游客的大客車19日下午在從老撾首都萬象駛往北部城市瑯勃拉邦途中發生嚴重車禍,造成人員傷亡。
      2019-08-20 08:41
      8月17日,一架小型飛機在克羅地亞拉夫納戈拉附近迫降。當日,一架小型飛機緊急迫降在連接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和里耶卡的高速公路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當日,一架小型飛機緊急迫降在連接克羅地亞薩格勒布和里耶卡的高速公路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2019-08-20 08:39
      2019年8月1日,在坦桑尼亞桑給巴爾,中國第29批援桑給巴爾醫療隊員林小俊(右)與當地醫院的醫生一起為白內障患者伊薩·哈米斯·伊薩做手術。新華社發(讓·皮埃爾·科普索攝)  這是中國第21批援突尼斯醫療隊隊員在突尼斯西迪·布濟德省下鄉義診的資料照片。
      2019-08-20 08:38
      8月18日,中國·成都2019第十八屆世界警察和消防員運動會(簡稱“世警會”)在成都閉幕。本屆世警會共設60個比賽項目,包括成都主賽場56個,美國分賽場4個,來自全球80個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的近萬名警察、消防員參加了本屆世警會。
      2019-08-19 10:46
      18日,世界海拔最高的大型綜合海洋館在高原古城西寧正式對外開放,開館當天就吸引了8000多市民前來觀賞。西寧海洋世界科普館位于青海省西寧市多巴新城,海拔2261米,面積2.8萬平方米,是一座集展示、科普、娛樂為一體的綜合性科普場館。
      2019-08-19 09:41
      8月16日晚,演員在重慶渝北藝術歡享夜市集上表演舞蹈。近年來,山城重慶通過科學規劃布局夜市街區、開展夜市文化節活動、完善夜市配套設施等舉措,加快夜市改造提升,鼓勵引導夜市消費,大力發展夜間餐飲、旅游、體育健身、文化娛樂活動等,滿足市民和游客多元化消費需求,增強夜市消費活力,豐富夜經濟文化內涵,打造夜市品牌,重慶“夜經濟”蓬勃發展,活力十足。
      2019-08-19 09:34
      8月18日,洪口鄉莒洲村村民在霍童溪表演四人同時駕馭一根木頭的“獨木沖浪”絕技。當日,在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洪口鄉大道頭村,數名村民手執竹篙,腳踩竹木,沿著霍童溪繞礁劈浪,順流而下,展示“獨木沖浪”絕技。
      2019-08-19 09:29
      德國聯邦政府舉辦開放日活動
      2019-08-19 08:50
      第二屆全國青年運動會閉幕式舉行
      2019-08-19 08:48
      福建寧德:“獨木沖浪”秀絕技
      2019-08-19 08:47
      夜經濟 潮生活
      2019-08-19 08:46
      留守兒童“圓夢”北京
      2019-08-19 08:45
      加載更多
      成人免费电影